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 -> 东莞信用卡套现 -> 老板500元下海搞服装赚26亿,公司11
    老板500元下海搞服装赚26亿,公司11年无控股股东,称产品永不打折

    报喜鸟终于结束自2007年上市以来一直缺少实际控制人的局面。

    7月18日,报喜鸟发布公告,公司股东吴婷婷于7月11日、12日累计增持公司股份2,363,600股。增持完成后,公司第一大股东吴志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吴婷婷、上海金纱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52,657,050股,已达到公司总股本的20.0000%。

    经过吴婷婷的增持,吴志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可实际支配的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,已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。

    报喜鸟从无控股股东转变为吴志泽为公司控股股东,并且吴志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也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,终结了报喜鸟长达11年的无主状态。

    老板500元下海搞服装赚26亿,公司11年无控股股东,称产品永不打折

    报喜鸟是温州商人吴志泽一生最重要的成绩。2017年,这家民族服饰品牌终于扭亏为盈,但仍旧无法走出低利润漩涡。其2017年财报,营收达到26亿元,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只有2600万元。而在增长放缓刚开始的2013年,报喜鸟当年营收为20亿元,而净利润则有1.6亿元。

    吴志泽一路走来,从数万温州服饰大军中脱颖而出,组建集团企业合力打造民族品牌,改革家族企业管理模式,引进职业经理人,意识不可谓不先进。报喜鸟却终究不复当年地位,在一众越来越“时尚”的本土服饰间,显得分外安静。

    报喜鸟新主

    吴志泽的发展思路其实一直很先进。

    2012年,他接受采访,和记者谈到中国为什么出不了阿玛尼、LV这样的顶级奢侈品。其间吴志泽表示,一个国家能不能诞生奢侈品,除了品牌自身的产品品质,其实和国家的文化地位相关。中国要做出自己的奢侈品,需要先迎来文化上的复习。

    这样的回答,出自只有高中学历的他,显得颇为先进。

    一定程度上,这种先进贯穿了他事业发展的前半段。1977年,17岁的吴志泽高中毕业,靠着经营发卡、纽扣等小商品走上了经商之路。

    改革开放后,温州成为全国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,全国服装商都来这里进货。吴志泽看准了这个机会,带着500元和弟弟一起加入了服装商大军。

    最初是家庭式服装作坊,其后两人不断招收工人,扩大规模。小作坊逐渐变成一家工厂。1987年,商标局成立,国家开始对商标权进行规范,吴志泽于是去注册了温州第一个服装商标嘉利士。

    彼时,市场上的小工厂还是做完衣服之后,贴上“鳄鱼”、“梦特娇”,在市场上售卖。由于商标保护逐渐收紧,这些工厂开始为嘉利士代工。此后十年间,吴志泽赚到了2000万。

    老板500元下海搞服装赚26亿,公司11年无控股股东,称产品永不打折

    商标管理趋严后,注册品牌成风,服装市场也逐渐饱和。吴志泽意识到,下一步的竞争是真正的打造品牌。但他的纳士制衣这时只有2000多万的资金,捉襟见肘。

    于是他给另外两个民营企业家打了电话,提议联合,这两家企业分别是报喜鸟制衣公司和奥斯特制衣公司。三家公司联合,品牌就用报喜鸟,成立了报喜鸟集团,定位高端男装。

    有钱了的吴志泽请来了香港影星任达华作为形象代言人,并且立下规定,报喜鸟全国统一价,永不打折。这两件事帮助报喜鸟树立了高端男装的地位。

    集团企业成立后,吴志泽又迎来了新的问题。合并前的另外两家企业都有家庭作坊式经营的毛病,夫妻店。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,把股东的夫人请出了公司,并且强调,接下来任何股东直系亲属都不能在公司任职。

    大刀阔斧改革后的一段时间,报喜鸟发展的顺风顺水,品牌在市场上也很响亮。2007年,报喜鸟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成功挂牌,根据上市以后年报,2006年至2012年期间,报喜鸟的年营收和净利增幅都达到了10%以上,其中2008年营业收入更是翻了一番,接近10亿级。增速直到2012年才开始放缓。

    报喜鸟下坠

    2013年是转折性的一年,这一年互联网渠道冲击线下渠道,实体店销售增长放缓。报喜鸟在当期年报中写道,公司面临新经济、新商业模式冲击的风险。对策是开辟电子商务平台,尽快拥抱互联网。

    而直到2014年,报喜鸟的天猫旗舰店才正式开业销售。

    事实上,在潮水已经涌至脚边时再做打算,永远会打湿身体。

    2013年,报喜鸟营业收入20亿元较去年下降10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.6亿元,同比下降66%,此后接连三年,净利都出现了下降。2016年,业绩更是出现了亏损,扣非净利润为负。

    与报喜鸟折翼相对的是太平鸟的高飞,同为本土服饰品牌,太平鸟2017年A股上市,比整整报喜鸟晚了10年。尽管面临电商渠道冲击、国外快时尚品牌挤压,这家服饰品牌仍旧拿出了不错的成绩。

    老板500元下海搞服装赚26亿,公司11年无控股股东,称产品永不打折

    秋冬纽约时装周,李宁品牌走秀

    2015年,在报喜鸟电商渠道销售在整体销售中占比2%到5%时,太平鸟相应的数据是12.6%,而到了2017年,电商渠道已经给太平鸟提供20%的销售,当年,太平鸟营收为71.4亿,远超报喜鸟的26亿。

    更直观的对比是,在天猫旗舰店上,太平鸟的粉丝数为686万,当季销量最高的产品销售接近6000。回看报喜鸟,官方旗舰店粉丝数62.8万,当季销量最高产品177人付款。

    2018年,纽约时装周,太平鸟、李宁、陈冠希自创潮牌CLOT都组了一场秀。秀场虽在国外,营销热度却在国内炒起来了,人们第一次看到,这些本土服装品牌居然可以这么“潮”。

    5年前,面对业绩颓势,吴志泽曾经喊出“力出一孔”,将公司所有的力都用来满足消费者需求,为消费者提供更时尚、更高性价比的产品。这一点似乎很难做到了。在各类本土服饰品牌“争奇斗艳”的当下,报喜鸟寂静的可怕。

    58岁的吴志泽陷入了困境,强调的C2B私人定制仍处在消费者习惯培养阶段,投资互联网金融未见回报,连年亏损;坚持服装产业是为了美的产业,认为房地产业务缺乏价值,却看见邻居雅戈尔在房地产市场赚的盆满钵满。下一步,他又将如何选择。

    上一篇文章:空姐被曝怀了周杰伦孩子 当事人辟谣:并不认识      下一篇文章:小伙网筹6万多救命钱,平台要扣税五个点,哪方有错?